年黏

三次元忙成狗,忙到吐血。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12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小车]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BGM:《浪费》


12

 

不算狭小的空间里,三个人被帘子隔出一个隐蔽的空间,三个人心思各异,丽日御茶子在临走前,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站了起来朝旁边静候多时的爆豪胜己问道:“刚才,我一直都在和小久说的那些话,爆豪君也听进去了吧?”

“根本没在听。”爆豪胜己瞥往别处。

丽日御茶子叉腰,没好气地坦言道:“真是的,爆豪你总是这样的话,只是不停地让身边的人不开心罢了。如果要当爸爸的话,小孩一定会讨厌这样的爸爸吧。”

这个话题十分尴尬,尤其是二人外的第三人提到这个话题,但是丽日御茶子就是说了她所认为的事实,她也知道,如果单纯只是对二人说坦率的重要性,二人也根本不会听,大概他们会一直维持着那种心照不宣的别扭,不知何时才会解除这一层隔阂。

如果有小孩的话,大概一切都会不一样吧。不仅是会让两个人都产生变化,更会让关系更加融洽。绿谷出久自己也承认过,他十分喜欢和小孩子相处。

丽日御茶子还记得当初绿谷出久保护出水洸汰时勇敢的姿态,和事件后对洸汰的安慰。她只是对爆豪胜己有一点点没信心。她可能是多事和多嘴了,提醒过后她便应该离开,丽日御茶子没等到爆豪胜己的回答,她朝绿谷出久招招手表示自己要走了。

“丽日桑……辛苦了……”绿谷出久如此说道。

丽日御茶子却只是微笑着摇摇头后便离开。那副表情,大概就有一丝恨铁不成钢吧,为什么总是在这样的时刻纵容对方。她的眼神里写着这样的话。

她忘了绿谷出久说的,他不是纵容,他的全盘接受不代表他不讨厌,他只是受一种恋情的欲望驱使,让他体会不到痛苦的存在,但并不代表痛苦不存在。

磨合正是在这其间产生,绿谷出久不过是采用这样的策略,不论对方是否带刺,上去拥抱便能拉近到近在咫尺的距离,痛苦不可避免,但这也正是付出的本质。得到永远多于付出,这便是合算的计划。

丽日御茶子离开时,关门的声音落下之后,整间病房只剩下他们二人。今天早上隔壁病床的职英刚好出院,现在整间病房里只剩下绿谷出久一位职英。

刚才和丽日御茶子的聊天,大概是冷落了爆豪胜己,丽日走之前还对爆豪胜己说了那样的话,绿谷出久原以为爆豪胜己不想谈这个话题,结果对方在丽日御茶子离开后,直接坐到病床边,忽然凑近的脸令绿谷出久感觉到一丝久违的紧张。

爆豪胜己问他:“刚才你和丽日在说的话题——你想要孩子?”

这番话实在令人难以启齿,绿谷出久抿着下唇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他只能点点头。虽然他知道,坦诚可能会招致很不好的后果,但若是能有收获,也会让他欣喜若狂。

绿谷出久解释道:“我觉得,就这段时间开始准备,是最好的……夏天过去了,犯罪的高峰期也过去了,如果现在准备的话,明年夏天以前孩子就可以出生,然后……”

“然后你觉得你就能回到事务所继续工作?”爆豪胜己的表情十分严肃,他接着说道:“废久,你到底有没有意识到,你想要孩子的话就必须要做取舍。”

“我知道。”绿谷出久早就考虑过爆豪胜己的话了。“我知道我必须要做出取舍……”

 

“我只是想要你支持我,我想知道小胜的态度。”绿谷出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他酝酿许久的话一道说了出来。他想要孩子,他必须要面对这个场景,早些时候处理这些关系的话,他就能早点找到迷途中该走的路,以免挣扎度日。

爆豪胜己眯起眼睛,其态度说不上拒绝,但也绝对不能说是支持。他说道:“我说过我不想要孩子的吧?”

……

绿谷出久看不出爆豪胜己是在说实话还是在说谎,但对方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绿谷出久忽然间掉入了更大的迷茫中,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得罪了爆豪胜己,或者说爆豪胜己对孩子的存在产生了怎样的误解。

正当绿谷出久感觉到深深的受伤时,爆豪胜己却解除了身上的武器,落在地面上哐当作响,他脱下了紧身衣,只穿着内裤躺上了绿谷出久的病床。

狭小的病床上,二人不得已面对对方,正因为如此,绿谷出久眼里明显的失落和爆豪胜己眼里坚定的决绝形成了巨大的差别。

爆豪胜己仿佛听见绿谷出久心中某样东西碎裂的声音,他沉思了几秒,终于说道:“我只能做出一点让步。”

听见“让步”一词,绿谷出久忽然从泥潭里爬了出来,他的眼里又亮起了光。绿谷出久注视爆豪胜己,忽然感觉对方今日的冷静令他的心狂跳不止,对方眼下的黑眼圈很重,看来昨天晚上是没有睡觉的样子。

“废久,听清楚,在打‘活化剂’之前,今年先注射‘诱导剂’。”

“诱导剂”是在注射“活化剂”之前所要做的前期准备,可以说是为了适应接下来个性因子的抑制,才开发了这样的试剂,同时也能为注射“活化剂”的一方能够更加顺畅地适应后面的怀孕提供一些帮助。

不过关键一步还是要注射“活化剂”来引起个性因子的活性降低。

绿谷出久忽然明白了一点爆豪胜己的考虑。他试探性地说道:“难道小胜是觉得,怀孕之后我还会继续英雄的活动……?”

“不然呢?你会待在家里吗?这用脚来想都知道吧,你以为我和你认识多少年了?”

“那小胜是真的讨厌小孩吗?”

“你很烦,废久,我不想要小孩,所以你今年不能怀孕。”

为什么非要执着于“今年”呢?于是绿谷出久问道:“那明年可以吗……?”

爆豪胜己将对方的脑袋摁进被子里,怒道:“你怎么一直在吵,都说了让你先打‘诱导剂’,至少先把那些家伙给糊弄过去啊,明年?你自己决定啊白痴。”

被子里传来了憋笑未果的笑声,片刻后,对方从被子里缓缓爬出。绿谷出久忽然觉得爆豪胜己可能是他这一生最难对付的“敌人”了吧,花他最多的心思,骗他最多的眼泪,赚他最多的内疚,还让他死死地跟在爆豪胜己背后。

他忽然意识到,他求而不得的安全感,在争吵中慢慢浮现其原本的存在。

绿谷出久看着疲惫又恼怒的爆豪胜己,思忖片刻,他强吻了爆豪胜己。十分强硬地,捧住对方的脸,亲吻对方的嘴角,之后绿谷出久还抬起脸来,说道:“那就明年!小胜尊重了我的意见,我也要尊重小胜的意见。”

身旁的爆豪胜己忽然翻过身来,将绿谷出久压在身下,对方回敬给绿谷出久一个凶狠恶劣的吻,教教他知道什么叫吻。爆豪胜己被绿谷出久忽然的亲吻给刺激到了,明明是一个白痴一样的家伙,为什么却露出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

是自己被算计了吗?爆豪胜己报复地咬住绿谷出久的舌尖,对方果然说话都含糊了,绿谷出久感觉到爆豪胜己在解开自己的病号服,他觉得在医院做这样的事实在不合适……吧……


小车走这里


绿谷出久的头又开始轻微地疼痛起来,可是爆豪胜己之后又爬上床,说要再睡二十分钟。在对方的怀抱里,绿谷出久渐渐将疼痛又丢到一边去,满脑子轮放爆豪胜己说的话。

他知道洸汰的遭遇,心疼洸汰,但这不是他们退缩的理由。正如洸汰现在已经长成了十分优秀的孩子,当初即便憎恨职英却也从未憎恨过他的父母。绿谷出久相信如果自己如果哪一天走上了那条老路,自己的孩子一定会理解。

 

如果他能真正拥有梦中所求的幸福,那绿谷出久一定不会放掉它。他能从一无所有坚持到现在的唯一凭借也就是珍惜每一次机会,正是这么多年来的信念使他觉得自己甚至有些过于相信自己的信念了。

如果死亡必将降临,那更要避免后悔。他自然不能认输,他和爆豪胜己都从不会轻易认输。

如果死亡必将降临,那他们会顽强抵抗,在此之前,他们只需要做好一切准备。

绿谷出久怀着这样的想法,闭上眼睛。


==============================

为我的弹老师开个小车车。我已经不像我了,我发现我根本虐不下手!!!!!!!!!

但不行,正剧后面真的很糟心,过山车式糟心,等着吧233333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5)
热度(902)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