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黏

文气沛然

http://weibo.com/u/2391142272

《以吻封缄》 11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BGM:《Lost and Longing》


11

 

时间回到三天前。

绿谷出久记得自己打完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当时他给爆豪胜己报了平安,之后护士进来提醒他尽快休息。绿谷出久意识到,他的假期依旧少得可怜,恐怕能待在病床上的时间也不多了。

据说是由于有毒气体的侵入,所以绿谷出久才会感觉呼吸系统有强烈地不适,而身体内部的疼痛感,在各项检查结束后,也没给出明确的结果,只是判断暂时对他的身体没有影响,让他好好修养一段时间。

这儿没有治愈女郎的庇佑,不过比这更重的伤也于更年轻时就遭受过了。医生说他的身体状况,要么时常保持在全盛,要么就会迅速地衰败。这大概是继承了One·for·All的传统,所以绿谷出久要尽量延长他的黄金时间。

和那些能够依托自己本身个性来战斗的人们相比,自己付出的代价可能会稍微多一点点。实话说,要不是爆豪胜己将他塞进救护车里一道拖来医院,大概他也只会落魄地回家,换下一声焦糊味的衣服,精疲力尽地爬上床。

不过就是换个地方睡觉,绿谷出久躺在床上,这么想道。

他仔细回味着爆豪胜己当时以伴侣身份签字的姿态,又懊悔道当时不应该道歉的,而是说谢谢。小胜的关心总是夹枪带棒,如果能够让对方稍微平和一点,那相处起来就会更加愉快了。

 

不过绿谷出久还是会想到很小的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情,爆豪胜己的性格也并非一日养成。儿时绿谷出久的抵抗在爆豪胜己的眼里只是弱者的挣扎,建议的话也从未听进耳内。自尊系极强的男子有时直接的建议却往往适得其反。

如果可以的话,绿谷出久还是需要用一点策略,迂回地靠近自己的目的,诱导爆豪胜己,哦不对,是培养爆豪胜己做一个较为温和的人,至少不要那么欠揍。

这么多年了,从不乏想把爆豪胜己摁进地心里的人,但囿于能力差异,他们只能想想。爆豪胜己还是那个爆炎系王者,有能力教训他的人却放他出去撒欢。现在恐怕不行了,因为伴侣二人的名誉算是绑定在了一块儿,注定他们要相连更密。

改造“爆豪胜己”这件事他很早以前就放弃了,最近却又燃起了一丝希望。因为他们分隔甚久,如今因为绿谷出久的大胆“邀婚”而走上红毯,二人关系就如同开火箭一样一飞冲天,绿谷出久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兴许哪一天,小胜就真的听取了他的意见也说不定呢?

 

第二天中午,几名职英纷纷趁着午休的时间来看望了绿谷出久。首先到访的是“英格尼姆”——饭田君,对方穿着十分英武的银色装甲来探视他的老朋友。

饭田天哉拉开椅子,端坐下来,从床头桌上拿过水果和水果刀,为绿谷出久削了今天他所要吃的第一个苹果。饭田天哉摘下头盔,一面削苹果一面道:“绿谷君还是那么让人敬佩啊!!听说你奋不顾身地就冲进了火场,从那样的爆炸中还能救出幸存者!”

饭田天哉一如既往地对这些壮举大发感慨,绿谷出久却尴尬地舒出一口气道:“要是被相泽老师知道,我身上没什么伤却躺在医院里睡觉,大概会从美国飞过来,用绷带把我裹住然后从二十楼倒挂吧。”

绿谷出久自己都被这番话逗乐了,饭田天哉很快地便将苹果削好,苹果皮竟然一次也没断掉,绿谷出久惊叹地鼓掌,还像个高中生一样露出天真的笑。饭田天哉将苹果递给绿谷出久,然后说道:“不是啊,绿谷君,吸入有毒气体并不是值得开玩笑的事。不过我听说,绿谷君觉得嫌疑人当时会留在现场直到你到场,这是为什么?”

令绿谷出久惊讶的是,当他问及饭田天哉,是否看见了废弃酒吧厕所里的留言时,对方说那面镜子早就被炸掉了,还以为是被爆炸波及所致。绿谷出久不急着吃苹果,而是摸着下巴说道:“因为有人想看见我的丑态,饭田君当时也和我一起在美国修习犯罪心理的吧?当时也讲到过这样的案例——”

“犯人所犯下的有指向性的罪行,其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他想要展示他的能力,挑衅对方,或是看见对方的失态,以此为乐。并且最后这个指向的对象,也就是我,身边一定还会发生类似的事。”

“我认为,其实当时天台的酒吧并不是事先预谋好的,更像是有人想要欣赏我的反应,却发现我在第一场爆炸后有短暂的停格,这才恼羞成怒炸掉了天台的酒吧。”

绿谷出久仔仔细细地为饭田天哉解释道。

在听到对方的分析后,饭田天哉也顺着绿谷出久的推理继续说了下去:“天台的地方正好可以俯瞰到整条街道,如果当时你正在巡逻,对方正好能目睹你所有的动作。”

绿谷出久比出了一个“V字形”手势,其实是要说第二点。眼看着手中苹果快要氧化,饭田天哉催促着绿谷出久赶紧把苹果吃掉,遂变成了绿谷出久一边吃苹果,一边断断续续地接着讲他的推理。

“还有第二种可能,是对方自己也想到,那个酒吧被废弃的事实很容易就能被看出,并不会引起我多大关注,也就是‘亮点不够’,故他又自导自演了一场新的爆炸。酒吧的露天区域恰好使气体爆炸缓冲,他在露天酒吧静候我的到来,看见我的惊慌后,对方应该暂时地心满意足了。”

饭田天哉恨不得给绿谷出久鼓鼓掌,比起对方现在探查敌人心理的老辣程度,自己恐怕还差得远了。绿谷出久难堪地笑了笑,说道:“其实还需要痕迹检验的警察们仔细调查,才能推测出比较准确的犯罪过程!我的话,只是按照结论来索骥而已——因为有敌人留了威胁讯息给我,所以我才……”

话音未落,绿谷出久的病房门再一次被打开了,轻快的步伐昭示了来者是谁。果然,当病床的白色帘子被拉开时,穿着紧身职英制服的丽日御茶子出现在大家面前。

昔日的三人组相聚,丽日御茶子从另一旁拉来了椅子,也坐在绿谷出久的床边。饭田天哉和绿谷出久对案件的讨论也到了尾声,饭田天哉感慨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吗……总之有需要我们事务所帮忙的,绿谷君尽管来找我没问题。还有爆豪那边,希望他对职英的声誉有所顾忌!”

按照饭田天哉说的,爆豪胜己的确已经在筹备着审讯计划了,绿谷出久一直很想和爆豪胜己对接一下彼此的想法,至少对于案情的整个看法,还有他们两个翘掉的二人电影。

真的很可惜啊,绿谷出久都忍不住唉声叹气。

“英格尼姆”拉开白色床帘要离开时,还回头看了一眼丽日御茶子,对方果然已经坐到了自己刚才坐的地方,朝他挥挥手,大概是希望自己赶快走掉。饭田天哉轻哼了一声,本来想嘱咐一句,却还是不得已走掉了。

丽日御茶子笑了笑,从床头柜上取了苹果,为绿谷出久削了他今天的第二个苹果。绿谷出久本想推辞,说道:“那个……饭田君已经给我削过苹果了……”

“没关系,那我吃掉一半,小久吃另一半就好。”丽日御茶子轻快地说道。绿谷出久只能点点头,每当丽日来到这种场合,尤其是绿谷出久受伤的场合,绿谷出久总会感觉到一丝慌张,因为丽日的表情让他感觉有些恐怖。

好在今日的丽日御茶子,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绿谷出久闯进火场这件事,她也很气愤没错,但是听说了光天台酒吧的爆炸就死了七十多人,她忽然感觉平静下来,也能理解绿谷出久这种做法了。因为换做是自己,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冲进去救人。

 

她想问的是另外一件事,关于绿谷出久个人生活的一个问题。

 

丽日御茶子的手灵巧地触碰着苹果皮,一圈一圈的果皮浮空,丽日御茶子大概是想通过这个方式逗乐绿谷出久,绿谷出久也不禁感慨道:“很厉害啊丽日桑……”

“所以说,小久你们准备要去注射‘活化剂’了吧?因为听说都是结婚后的一个月内就要开始做准备了。”

丽日御茶子的语气很轻松,因为是朋友间普通的询问,她今天过来看看绿谷出久,顺便想听一下他和爆豪胜己对于“孩子”这件事的看法。她真的憋了很久,因为无法想象啊,如果是绿谷出久的孩子的话,还能有一些希冀,但爆豪胜己那样的人的孩子会是什么气质呢?

绿谷出久接过切好的苹果,果然分成了两部分,二人像是高中坐在食堂里吃饭聊天一样闲适。对于丽日御茶子,绿谷出久总是不舍得将残忍的事实揭露于她,却又为自己的掩盖而后悔。

但这次,绿谷出久还是撒谎道:“啊,现在算是有在做准备吧……”

“虽然我知道劝小久,不要在这时候太投入职英的本职,但这个我们都做不到吧。所以小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定要告诉我们。”

“嗯、嗯……”绿谷出久艰难地吃着苹果,实际上他并不是很饿,但是根本无法拒绝伙伴们的喂食,所以只能小口吃着苹果。对于丽日的说法,绿谷出久只能含混过去。

丽日御茶子放下了水果刀,叹气道:“所以说一定要教育出像小久一样的孩子,爆豪那家伙,真的麻烦死了。”

眼看绿谷出久不知道爆豪胜己的所作所为,丽日御茶子负责地打开了电视,让绿谷出久观看今天的新闻头条。果不其然,爆豪胜己要求控制两名现场重要受害人的消息在头条播出了,还诱发了热议,讨论职英这样的做法是否属于越权。

但是即便是受到舆论压迫,爆豪胜己坚持认为,他们有义务将嫌疑人控制住。爆豪胜己还算聪明,他所用的词是“警方的特殊看护”,实际上就是借警方之名看守住了两位受害者。

这个事件引发了热议,丽日御茶子一瞬间就将苹果吃完了,绿谷出久还好奇地问道:“欸,丽日桑是饿了吗?不然这些你也……”

“不,我最近在减肥,小久。”丽日御茶子正色道。“因为有很重要的仪式需要控制体型,所以,要减肥!”

“不过啊,小久的孩子一定会很可爱吧,好想看到身边的伙伴们有孩子啊,感觉现在婴儿都是稀缺物……小久和爆豪加油吧!可爱的Baby什么的……”

 

“喂,大饼脸,你在说什么呢?”

一道凌厉的语声传来,被白色帘子隔住的两人忽然一惊,爆豪胜己走进来,丽日御茶子嘴边的话说了一半还僵在那里,爆豪胜己则是拿过水果刀和苹果,也熟练地削平果。

不行了,绿谷出久看见苹果已经快吐了。然而丽日御茶子看见爆豪胜己后,却生出一股异常踊跃的尬聊愿望,爆豪胜己就在旁边听着,长长的苹果皮甚至都垂到了地上。威压在这片小空间里弥漫,却催发出丽日御茶子顽强的抗争力。

最后,爆豪胜己将苹果递给绿谷出久,绿谷出久却脸色难看,一脸拒绝。本来他想开口婉拒爆豪胜己削好的他今天本要吃的第三个苹果,然而爆豪胜己看出了他的尴尬,道:“只是让你咬一口而已,你不要得寸进尺。”

得救了,绿谷出久心怀感激,并觉得自己可能接下来半年内都不想吃苹果了。

 ========================

心情不是很好,写点日常平复一下555555555555

正剧只配心情好的时候写!!!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0)
热度(1179)
©年黏 | Powered by LOFTER